12生肖表码报2019
您好,歡迎來到安圖縣政府門戶網站!

安圖二龍山——愛之山

2017-04-05 08:44 來源 : 安圖廣播電視臺
打印 | 字號: |
0

安圖二龍山——愛之山

安圖二龍山,又稱愛之山,位于縣城中部。布爾哈通河、福興河、長興河,三條河流穿城而過,形成了“城中有山,山中有水,水繞城轉,山水相依”的城市格局。安圖是布爾哈通河的源頭,山青水綠的城區環境成為鴛鴦趨之若鶩的天堂,也是安圖縣良好生態環境的佐證。這清凌凌的河水藍瑩瑩的天,是我們可愛家鄉的驕傲之本,是對我們子孫后代的最好饋贈。
安圖縣城明月鎮有布爾哈通、長興、福興三條河水于此相匯,后遠行流入圖們江,以縣城二龍山為中心的周邊區域,分布著龍山、龍巖、九龍坪、龍水、龍林、龍泉等龍水龍地十余處。其中三河匯流前行至石門的中途有一段河床為龍鱗片般的巖石,民間稱之為龍河。明月鎮為什么三河相匯、群龍聚集,成為龍興福地呢?
二龍山龍首向南,兩側布爾哈通河、福興河相伴,龍首上端的塔山,為二龍所戲之珠。傳說三界中的天界宮殿金碧輝煌,凌霄寶殿更是雄偉神圣,為玉皇大帝與王母娘娘掌管天界及商議人間事務的地方。玉帝親自掌管天盤,主管天上的事物,王母主管地盤,負責人間大事,各路神仙各行其職。
這一天,王母在天宮中欣賞美妙的弦樂,忽然想起嫦娥仙子獨自居住在廣寒宮,甚是寂寞凄涼。不知是出于同為女性的憐惜,還是出于對下屬的關心,王母招來與她唱歌,將自己喜愛有加的玉蚌哨,賞給嫦娥,讓她閑時解悶。
說起這玉蚌哨那可是大有來頭,她本是松花江源的一只千年老蚌,她吸天地之靈氣采日月之精華修煉成蚌王,不咸山天池龍王將它制成樂器,愛不釋手。在一次定期的例行天庭朝拜時,天池龍王想給玉帝送禮,以便表示親近,又覺得直接給玉帝送禮太顯眼了,讓他先知道了,臉上掛不住,變相間接的送給王母娘娘,讓王母說說好話,比那十二級臺風都有勁,何愁得不到玉帝的偏私。想到這里,天池龍王高興地哼起了小曲,但在給王母送什么上,他又犯難了,送王母的禮物,既要能拿得出手,又要符合女性的身份,還必須能打動王母,想來想去便忍痛割愛,將玉蚌哨送給王母。
王母得到玉蚌哨,心花怒放,大喜過望,對天池龍王另眼相看,好話說的玉帝與天池龍王的關系鋼鋼的。把天庭眾神仙明里暗里把天庭的人參,朱果,靈芝等仙物攜帶到長白山的諸事,也是查著查著不了了之了。
再說嫦娥謝過王母,回到了廣寒宮,每日與玉蚌哨朝夕相伴,自然是增加了不少的快樂。那玉蚌哨本就積攢了不少的靈氣,又經長年貼身隨伴嫦娥,靈性倍增,成了嘴銜碩大金珠的玉蚌仙女。
天長日久,玉蚌仙女耐不住廣寒宮的寂寞了,再看不咸山人仙往來,鹿鳴鶴舞,鶯歌燕舞,好一個人間仙境。再看著廣寒宮,肅殺凄涼,簡直就是囚籠一般,玉蚌仙女凡心一動,離開的心思便與日俱增。太上老君也借著在不咸山利于修煉丹之由,久居在那里,還有靈芝仙女,不也在芝盤頂扎了根,想到這里,她借月闕之機,偷偷離開了廣寒宮。
嫦娥對于蚌哨修煉成了玉蚌仙女,有了思凡之心早有察覺,如今見她果然付出了行動,認為她只是到人間轉轉,很快就會回來的,自己獨守廣寒宮,那是萬般無奈的事,再讓玉蚌仙女陪著自己遭罪,也真是不近人情,就算給她放了一次長假吧!
玉蚌仙女沒有敢在不咸山落腳,因為那里仙多嘴雜,再說了,憑自己的檔次,也難以在不咸山謀得一席之地,遠遠地欣賞一番之后,便去往在廣寒宮選好的落腳地—不咸山北方數百里之遙的天寶山。這里群山蒼翠,東北處的狹長平原上,多條江河猶如銀鏈飄舞,是與不咸山遙相呼應的寶地。另外,不咸山最早的人就是在這里繁衍生息,后來走遍了不咸山的廣大區域。
當時距離天地初開,不知已經過去了多少萬年,喜馬與海西兩位大神,指派火神將把大東方托出海底。將大東方從海底托出是個浩大工程,在這個過程中,火神召集了眾家諸神,其中難免魚目混珠,有的神仙工程竣工后,見布爾哈通地方有如人間仙境,私下里留了下來。有的神仙覺得自己勞苦功高,招搖生事,旱災水災連連,而人類的布爾和哈通兩個部落,又常常因為搶奪地盤兒爭斗不息,一個山青水麗的好地方,被搞得烏煙瘴氣。
玉蚌仙女對此非常痛心,她腳踏祥云來到布爾哈通,吹起了玉蚌哨,那無可言喻的美妙弦樂聽得麋鹿翩翩,鳳鶴來舞。那聲音絕空裊裊,喚醒了眾神仙的仙德,也使得布爾與哈通兩個部落人們內心的醒悟。
不知是緣分使然,還是心有靈犀,不咸山天池龍王的小太子九龍感受到了來自北方的仙樂,情不自禁的隨著感覺,循著聲音來到了玉蚌仙女的身邊,如醉如癡的,一呆就是三天三夜,就這樣,九龍與蚌女相愛了。
在玉蚌仙女與九龍的教化治理下,布爾哈通水神變得安分守己,福興與長興水神前來相投,伴隨在九龍、蚌仙的身邊。火神、風神們盡職盡責,布爾與哈通兩部落的人們和睦相處,布爾哈通成了人間樂園。
布爾哈通與不咸山天池相隔不過數百里之遙,九龍與蚌仙相愛相守的事情很快就被天池龍王知道了,天池龍王既恨又喜,恨的是小兒子九龍不把他當盤菜,私定終身;喜的是自己喜愛的玉蚌哨,得道成仙,轉了一圈后,最終嫁給了九龍,算是門當戶對,肥水未流外人田。尤其是九龍與蚌仙依靠文治,將布爾哈通這個鬧騰的讓自己頭痛的地方,變得風調雨順,給自己爭得了不小的光彩。但天池龍王知道,玉蚌拋棄了嫦娥私自下凡,這一點于情于理上說不過去,便來了個裝聾作啞,揣著明白裝糊涂。
天上一日地下一年,轉眼之間數十年過去了,九龍與玉蚌仙女生育的龍子龍孫,遍布布爾哈通周邊地區,留下時至今日的龍泉、龍林、龍坪等地方;常年伴隨著玉蚌哨起舞的鳳鶴,定居在了舞鶴,留下今天的鳳巖、舞鶴等地方;玉蚌仙女與九龍戲耍放置金珠的河中小島,成為龍珠塔,被今日的人們稱為塔山;緣起于玉蚌仙女的東珠,成為后來的清王朝貢品中的極品。就連布爾哈通河畔的某石砬子,也因日久天長有了靈性,在風清月明的夜晚,發出嗡嗡的聲響,留下今日叫甕聲砬子地方。至此,人仙祥樂和諧,安居樂業。
人們對玉蚌仙女與九龍崇拜有加,把他們的居所,稱作“愛龍山”,成為美好愛情與祥和追求的象征。當然了,或許是玉蚌仙女嫁入龍門,也或許是玉蚌仙女本來就隸屬于水中龍族,人們也將他們的居所稱作“二龍山”,留下地方至今。
再說廣寒宮里的嫦娥,見玉蚌仙女久而不歸,還私自違反天條戒律,與九龍婚配,想狀告王母予以嚴懲,卻又狠不下心來,再后來,她發現玉蚌仙女與九龍繁衍龍子龍孫,是鐵了心的拋棄了自己,經過一場激烈的思想斗爭,她采取了包容的態度。是呀,自己要遭受寂寞的苦難,這是天意難違,又何必殃及玉蚌仙女呢?愛情是美好的,每每想起自己與后羿,她就愛恨交加,人家本來就是來自于不咸山的地方,還將布爾哈通治理的人間天堂一般,也算是走正道,不但沒給自己丟臉,還給增添了光彩,罷了罷了,順水推舟,成全了他們吧!
就這樣,嫦娥不僅沒有懲治玉蚌仙女,還明里暗里的支持他。玉蚌仙女羞愧自己不辭而別,拋棄了嫦娥,她本來也不是想永久的離開嫦娥,但她實在是留戀布爾哈通,難舍與九龍生養的龍子龍孫們。
玉蚌仙女與九龍感恩于嫦娥,老是想著怎樣實實在在地報答她,既要讓嫦娥快樂,又要讓嫦娥知道玉蚌仙女永遠屬于嫦娥。
經過日思月想,玉蚌仙女與九龍終于想出了好辦法,每當天上月出之時,玉蚌仙女就化作月亮的影子,從二龍山東南方的山頭升起,與天上的月亮同步行動,天亮時分,息于二龍山西南方向的山間。每當月圓之時,玉蚌仙女與九龍便召集龍子龍孫,麋鹿仙鶴載歌載舞,并一直堅持了下來。
嫦娥也認可了玉蚌仙女與九龍的衷心敬獻。然而,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,不知是哪位仙人酒后多嘴,就把這個秘密說了出去,細心的人仔細觀察,果然發現在布爾哈通看到的月亮會有重影的時候,這是因為時間長了,玉蚌仙女偶爾出現的失誤。
為了頌揚玉蚌仙女,布爾與哈通部落的人們就將她伴隨天上月亮升起的山稱作吐月山,天亮前休止的山稱作迎月山,流傳至今。
千千萬萬年過去了,近代布爾哈通地方設置時,順天承運,稱作“明月”,這風水寶地,如今成為安圖長白山(遠古時期的不咸山)第一縣的縣城,據說只要留心觀察,在明月鎮還能發現月亮有重影的時候。
上個世紀六七十年代,安圖縣在二龍山的西南方,迎月山腳下的西側修建水庫,理所當然地取名為明月湖。明月湖靈光無限,不僅會有月亮重影的時候,而在月圓時乘舟湖心之中,也可聽到天籟之音。